10_10_名优馆app下载官网

仅仅在20年前,井南省合岭市还是一个以农业为主的城市,当然,那时候它也不叫合岭市,而是叫做合岭地区。

可能是由于地处东南沿海,在备战备荒的年代里属于前线,国家不敢在这里布局太多的工业项目,整个合岭地区加起来只有不到100家工业企业,而且绝大多数都是仅有几十人甚至十几人的小厂子,做点副食加工或者农机修配的业务,在国的工业体系中属于可以忽略不计的部分。

由于人多地少,合岭的农业其实也并不发达。当地的稻米出产不足以养活地区的农民,农民们一年中有大半年要靠红薯度日,而且也仅够果腹而已。

在井南省有一个段子,说合岭人如果到省会渔源去办事,用不着做自我介绍,人家只要一看他们那副黄皮寡瘦的形象,便能猜出他们的原籍,基本是八九不离十的。

穷则思变,这是永恒的道理。即便在国家限制私营经济发展的年代里,合岭人也照样偷偷摸摸地做着各种小生意,例如走村串户,用一些自家做的麦芽糖换取别人家的鸡毛等废品,再转手卖给国营的废品收购站,赚取其中那一点微薄的差价。

因为做这种生意而被以“投机倒把”的罪名抓过的人,在合岭能凑出几个团,以至于在几十年后,合岭本地的私人老板们凑在一起喝酒,聊起往事来,一桌子上就找不出几个不曾去筛过沙子的。

80年代初,国家开始对民营经济松绑,合岭人在长期做小生意中锻炼出来的商业天才得到了一个施展的机会。短短几年时间,合岭就出现了数千家小型工业企业,这些企业一开始都披着“村办企业”、“社办企业”的外衣,慢慢就露出了原形,清一色都是农民自家或者合伙创办的私营企业。

到90年代末,合岭已经成为一个国闻名的金属制品制造基地,有几百种产品的产量达到球的一半以上。市几乎每个村都有若干家企业,有的村甚至每家每户都是企业主。大片的农田被占用,建起了厂房。一些零星地块也只是用于种植蔬菜,没人再有兴趣种粮。

制造业的发展,带来了对机床的庞大需求。在合岭市区,随处可见各种机床销售点和维修点,有些门面只经营某个品牌的机床,有些则是经营某一类型的机床。正因为机床销售点和维修点数量众多,所以当有一家名叫“胖子机床”的维修店在合岭市区开张的时候,除了左邻右舍的店家凑过来看了看热闹,就没有其他人觉得有啥新奇了。

宁默和工友赖涛涛合开的这家机床维修店,使用“胖子机床”这个名字,主要是为了增加识别度。别家店用的都是什么“鑫”、什么“隆”之类的招牌,孤立地听起来觉得颇为吉利,但当同一条街上有十几个什么“鑫”的时候,客户就难免会产生出审美疲劳了。有些回头客走错店门的事情,也是经常发生的,这就显出招牌缺乏识别度的缺陷了。

胖子机床是一家双重夫妻店,宁默的老婆张蓓蓓在店里做会计,赖涛涛的老婆刘晓静在店里做行政,宁默和赖涛涛二人则是店里的维修工。

宁默选择到合岭来创业,是因为他此前曾被厂子派到合岭来与赵兴根、赵兴旺兄弟的龙湖机械厂合作过。通过赵家兄弟,宁默认识了不少合岭本地的私营企业老板,并与他们在酒桌上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美女清纯卡哇伊哪吒头卧室美照

宁默这些年在厂里得到过名师指点,钳工技术比很多四五十岁的老师傅还要精湛,加之为人正直豪爽,一些私企老板都向他承诺,只要他到合岭来开店,自己厂里的机床如果出了故障,肯定优先找他帮忙维修。

胖子机床店开业之后,这些私企老板倒也没有食言,给了他们不少维修订单,在价格上也没太过挑剔。几个月下来,胖子机床的净利润已经超过了10万,张蓓蓓每天数钱数得手抽筋,脸上24小时都带着白痴般的笑容,话说,她的肚子也越来越大了,胖子快要当爹了。

这天,胖子机床店来了一群不速之客,连宁默和赖涛涛也特地推掉了几个客户的订单,留在店里接待这些人。不过,负责接待工作的,却不是他们这两位店主,而是临一机前任销售部长韩伟昌。

“叶总,你来看,这就是我们临一机和滕机联合推出的新型模具机床,我们给它起了个名字,叫做雕铣机。它的特点是以雕代铣,最适合做精密模具的加工。”

韩伟昌指着摆在店堂中间的一台模样平常的机器,向新塔模具公司董事长叶永发介绍道。说罢,他又向跟在叶永发身后的一干人等也分别打了招呼,那些人也都是井南一些制造业企业的老板,只是企业规模没有新塔模具公司那么大,在叶永发在场,韩伟昌没有与他们单独打招呼,也算不上是失礼。

把木雕机床改造为模具机床的想法,源自于肖文珺。由于有木雕机床的设计经验在前,苍龙研究院一干工程师通力协作,花了不长的时间,就把专门用于金属精细雕刻的雕铣机设计出来了。

尽管雕铣机是专门为滕机设计的拳头产品,唐子风却没有马上把产品交给滕机去制造,而是安排临一机先进行了试制。临一机制造的样机迭代了五个版本,最终得以定型,也就是现在摆放在胖子机床店堂里的这一款。

一台雕铣机将近一吨重,韩伟昌要在井南推荐这种雕铣机,自然没法背着这么一个铁疙瘩到处跑。他知道宁默在合岭开了这家机床维修店,便与宁默商量,把雕铣床放在胖子机床店里,遇上有客户对机床感兴趣的时候,他就把人带过来,进行现场演示。

当然,使用胖子机床店的场地,也是需要付费的。韩伟昌把这桩生意交给胖子机床店,多少也有些照顾宁默的意图,因为老韩知道,宁默与唐子风的关系,那可不是一般的亲近。

“以雕代铣,这有什么好处吗?”叶永发打量着这台其貌不扬的机床,淡淡地问道。

“叶总,你看看,这是我们雕出来的样品。”

韩伟昌从宁默手里接过来一个银光闪闪的工件,递到了叶永发的手上。

“嗯,还不错,表面光洁度挺高的,这弧线也挺光滑。不过,用我们现在用的加工中心,也能加工出这个效果,你这个机床,个子也太小了一点,要加工一些大件就做不了吧?”

叶永发在手上摆弄着这个工件,评论道。

“叶总高明!我们这种雕铣机,目前主要就是针对小工件,也就是80乘80的样子。”

韩伟昌先恭维了叶永发一句,然后神秘地笑笑,问道:“不过,叶总,你就没发现这个工件有什么特别吗?”

“特别?”叶永发一愣,他认真地看了看,摇摇头说,“没什么特别的,不就是一个方块吗,面上切了几刀而已。”

韩伟昌用手指了指,说道:“叶总,你认真看看这个地方。”

叶永发瞪圆眼睛又看了看,还是摇着头说:“我没看出什么特别的。”

韩伟昌伸手接过那个工件,在自己刚才指的那个地方稍稍用力一按,神奇的事情发生了,那个地方居然沉了下去,整个工件一下子就变成了两片。

“这居然是拼起来的!”

不单是叶永发,其他人也都震惊了。他们刚才虽然没上手,但离着不远,这工件的状况他们也是看得清清楚楚的。在韩伟昌动手之前,这工件分明就是一个整块,无论如何都看不出上面有什么缝隙。

而现在,被韩伟昌用手一按,工件就分开了。这哪里一整块工件,分明是两片拼装起来的,上面那片有几个孔洞,下面那片带着几个凸起的圆柱,圆柱套在孔洞里,严丝合缝,看着就像是一个整体一般。

这是多高的加工精度啊!

使用精密铣床,当然也能够加工出这样高精度的工件,但一般只限于一个特定平面的加工。这种又是孔洞、又是圆柱体的精密加工,如果要在精密铣床上实现,足以让一名优秀铣工崩溃。

“这就是这台雕铣床加工出来的?”叶永发按捺着内心的激动,指着雕铣床向韩伟昌问道。

“正是。”

“难吗?”

“不难。”

“能现场给我们演示一下吗?”

“完可以。”

韩伟昌说着,向一旁的赖涛涛比划了一下。赖涛涛不知从哪拿出一块表面做过粗加工的毛坯,走到雕铣床跟前,动作娴熟地打开机床的保护罩,把毛坯夹装到了工作台上,再关上保护罩。接着,他又在控制面板上按了一堆按键,机床嗞嗞地响着,保护罩里的雕刻头开始在工件上切削起来。

大家都凑上前来,隔着透明的机床保护罩,观察着里面的加工过程。这些人都是干机械出身的,虽然没见过这种雕铣机,但打眼一看,也明白它的工作原理是什么。雕铣机其实就是铣床,只是采用了小刀头,突出了精细加工。由于功能单一,它的加工精度便可以有效地提高,操作难度也有所下降,这就是它相对于普通加工中心的优势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