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草的app

.630shu.co,最快更新天价宠儿:天价宠儿:霸道总裁宠妻记最新章节!

陆千琪望着多日不见的殷梓瑜,紧抿着的唇角,颤抖地扯出一丝止不住的笑意。

殷梓瑜的视线,看过爹地,看过妈咪,看过弟弟,连带家里的佣人都看过去了,就是没有看向陆千琪。

最后,许是她的视线实在无处安放,这才看向了陆千琪。

只是短暂一瞬间的四目相对,却让她的心头猛然震颤,久久无法平息,仓惶看向别处,整个人都不自在起来。

陆千琪唇角的笑纹,又深了一分。

“都老夫老妻了,怎么还害羞。”陆千琪走向殷梓瑜,牵起殷梓瑜的手。

殷梓瑜一把将自己的手抽回来,“谁和老夫老妻!”

陆千琪又牵起她的手,“打娘胎就认识,都快三十年了,还不算老夫老妻。”

“我才不跟老夫老妻!”殷梓瑜又抽回自己的手。

陆千琪便又牵起她的手,“都一把年纪了,怎么还闹小孩子脾气,让爸妈在一旁看笑话。”

“才一把年纪!”殷梓瑜又把自己的手抽回来。

甜美可爱丸子头美女毫不吝啬微笑甜美写真

陆千琪继续不厌其烦地牵起,她又抽回去,他便又牵起来。

乔轻雪和殷凯也不吵架了,一边吃瓜一边看热闹。

殷玺也不闹腾了,凑到乔轻雪一旁,也拿起一块西瓜,一边吃着一边看着陆千琪和殷梓瑜打情骂俏。

“他们这是和好了吗?”殷玺问。

“应该吧,看姐姐都要忍不住笑出来了。”乔轻雪郁闷了一天的脸色,也总算有了一些笑容。

殷凯见状,悬着的心脏总算落回了原地,笑嘻嘻地凑到乔轻雪身边,小声说。

“我们也和好吧,孩子们都和好了,我们一把年纪了,就不要吵架了。”

乔轻雪给了殷凯一记大大的白眼,“谁和一把年纪!自己一把年纪了!我还年轻呢!”

“是是是,年轻,特别的年轻,风韵犹存!”

乔轻雪一拳挥过去,“用词不当,差评。”

“是是,花容月貌,倾国倾城。”

“这还差不多。”

殷玺看了看陆千琪那边,又看了看爹地妈咪这边,感情他们就虐他这一只单身狗!

再没了吃瓜的心情,揉着身上的疼痛,一步一步摇摇晃晃上楼回房间去了。

他最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总想一个人呆一会。

哪怕是躺在床上睡不着,也不想出门见人,更不想和人说话。

他觉得自己得忧郁症了,不然怎么会对什么都兴致缺缺?

就连朋友们喊他出去喝酒,也不想出去!

殷玺在床上翻个身,拿起手机,鬼使神差又点开了祁思绵的照片。

看着照片里,迎着日光笑容甜美干净的女孩子,他的心口深处轻轻疼了那么一下。

在圣洲那一年,他一直看着祁思绵这张照片发呆,想着她在做什么,是不是还在上学,是不是放学了。

会不会交男朋友了?

又或者会不会被谁欺负……

很多很多的问题,经常填满他的脑子,然后烦躁不堪。

现在终于可以随时见到她了,却又不敢见了。

“陆千琪,我看真是病得不轻,快点放我下去!”殷梓瑜被陆千琪直接扛在肩膀上,便大步往外走。

殷梓瑜羞红了脸,不住捶打陆千琪。

也不知道碰到了哪里,竟然听见陆千琪吃痛地闷哼了一声。

殷梓瑜奇怪地看着扛着自己的男人,“受伤了?”

陆千琪笑着,没说话,将殷梓瑜塞入车里。

带老婆回家的感觉,可真好啊!

乔轻雪和殷凯站在窗前,看着殷梓瑜和陆千琪就这样走了,俩人都笑了。

乔轻雪一脸艳慕,“好霸道的男人,真帅!”

殷凯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斜睨向乔轻雪。

当下乔轻雪羡慕的眼神,深深刺激到了殷凯。

“,说什么?”他一字一顿。

“我说,这样霸道的男人真帅气,我女儿真又福气。”

殷凯胸腔内的怒火更盛了,“乔轻雪,不会喜欢姑爷吧!”

乔轻雪瞪向殷玺,“嚷嚷什么!我姑爷,我当然喜欢!不然喜欢谁?”

殷凯吃瘪地指着自己,“当然是……当然是喜欢我!”

乔轻雪给了他一记傲慢的白眼,摸了摸自己还平坦的小腹,咂巴咂巴嘴巴,有点饿了。

“自己姑爷的醋,居然也吃!”乔轻雪去厨房觅食。

殷凯跟着冲进去,拳头死死握着,忽然从后面一把将乔轻雪扛在肩上。

“啊!”

乔轻雪吓了一跳。

“干什么?快点放我下来!”

殷凯霸气上楼,又霸气地来了一句,“当然是干!”

“……”

砰的一声,卧室的门关上,再没有任何声音传出来。

……

殷梓瑜坐在陆千琪的车上,一直想要逃跑,到了陆家门口,竟然拉开车门就要跑。

陆千琪一把抓住她要去开门的手,她柔软的手,细嫩的肌肤触感,让他心神一荡。

他的手指轻抚上她的额头,顺着脸颊缓缓滑下直到脖颈……

殷梓瑜忍不住浑身颤栗,目光轻颤地望着他。

“……住手。”

“笑笑,真狠心。”陆千琪的嘴唇,轻轻靠近她的面颊。

温热的吐息喷洒下来,让她的毛孔一个一个的发痒。

“我狠心?不狠心吗?”殷梓瑜的眼眶红了。

她明明在临走之前,给陆千琪发了短信消息,他不但不回,电话也没一个。

当时的他,居然不挽留她。

这才是真正的狠心!

女人都喜欢被男人挽留,可若男人不挽留之后落下的伤心,将会留下一系列的后遗症。

而且更过分的是,这么久了,他居然没有给她打一个电话。

难道就不担心,她一个人在外面,出什么意外吗?

她可是第一次,一个人只身在外,身边连一个亲人都没有。

想到这些天的委屈,殷梓瑜的眼眶愈发红了。

“怎么哭了?”

陆千琪声线温柔,低头下来吻在殷梓瑜的眼角,吸干她眼角的潮湿。

“不要哭,我说过,这辈子都不让哭。”

殷梓瑜挥起小拳头,不住捶打他,“可我的眼泪,都奉献给了!这个混蛋。”

“好好,我混蛋,随便给打!”陆千琪握住她的手,又亲吻下来。

就在殷梓瑜抵抗不住陆千琪的诱惑,即将回应的时候,忽然胃里一阵翻腾。

“呕!”殷梓瑜吐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