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插骚淫网

刀祖越说越怒,怒气牵动刀意,斩灭苍穹,可怕的杀气在激荡。

这群不孝且无能的子孙,真的想一刀斩了算了。

老村长惶恐,瑟瑟发抖的急忙解释道:“刀祖息怒,刀祖息怒啊!”

“这头大野牛怪,不是一般的牛啊!”

“它刀砍不伤,水火不浸,法则秩序无法磨灭它,大道神火都不能炼化它……”

“子孙唤醒您,实属被逼无奈啊!”

刀祖闻言,眼中神色更加失望。

百万年后的子孙,不但修为差劲,人才凋零,这推诿责任和找借口的本事却是大涨啊。

刀祖看着老村长,道:“你……谎话连篇,让本祖很失望,非常失望。”

“不是啊,我说的都是真话……”老村长急的眼睛都红了,刀祖咋就不信呢。

刀祖微微一笑,道:“也罢,给本祖半息时间,本祖就炼化这头大野牛怪给你们看看。”

说罢,他悬浮虚空不动,一指点出,一道带着刀意的刀芒没入了石锅。

长发美女清纯时尚街拍笑颜如花魅力图

石锅中。

杨守安的眼睛被大道神火淬炼,已经发生了变异进化,像极了火眼金睛,可以看穿石锅,看到外面的情景。

看到外面这个家伙,那高人的风范和老祖宗都有的一比,可偏偏那目中无牛的态度,让杨守安极为不爽。

此刻。

那家伙一指点出,一道刀芒没入石锅。

“哗~”

刀芒在石锅中分裂。

霎时间,石锅之中,炸裂漫天无尽的刀芒。

刀芒如同流星雨,密密麻麻,带着刀道道则和法则秩序,弥漫刀意和绞杀切割之力,淹没了杨守安。

杨守安大骇。

“老祖宗啊,又要靠你了,一定要挡住啊!”

他在心中祈求。

“嗡~”

刀芒落在了杨守安的身上,老祖宗赐予的护体神术发挥了作用,一道彩色光芒从杨守安的身上浮现,阻挡了所有的刀芒。

刀芒与彩色光芒相互对持,呼吸间,刀芒融化,分裂,化为了无形。

“嗯?!”

“怎么可能?!”

石锅外,虚空中,刀祖惊疑,自己的随手的一刀,竟然没有解决这头大野牛怪。

但是,他也没有过多的惊讶,表情依旧十分自信。

天地间的护体神物多了去了,能挡住自己随手一击的宝物,也大有其物。

“但,这次,本祖要认真了,大野牛怪,无论有什么护体神物,都要陨灭!”

刀祖说道,脸上浮现了一抹笑容。

“唰!”

他背后三把石刀中的一把,脱鞘而出,没入了石锅之中。

“轰”

石锅震动,有恐怖的气息从锅盖的缝隙里弥漫而出,让四周的老村长,黑子,老祭祀,以及其他族人都震撼惊惧。

同时,众人的眼中,都满上期待和激动之色。

刀祖既然认真了,那么,这头大野牛怪,必死无疑,绝世神药大液也将出锅。

然而。

“咔擦”

忽然,一声巨响,石锅裂开了一道口子,而虚空中的刀祖,则“噔噔噔”的连退三步,身形一阵摇晃,脸色一阵吃惊,眸光里闪烁震撼之色。

“好牛!”

“好一头大牛!”

“说是太古史前牛魔,都是侮辱你了!”

刀祖连喝三声彩,赞叹大野牛怪。

“从来没有什么牛,可以挡住本祖的一刀,你是第一个!”

远处跪在地上的老村长,听了这句话,要哭了。

老祖终于承认这头牛不是一般的牛了。

他一脸委屈和激动的道:“刀祖啊,这下您该明白了吧,子孙没有骗你,这头大野牛怪,的确难以破防啊!”

“难以破防?!”刀祖笑了,自信的仰头道:“在本刀祖的输出下,没有什么防御能挡得住。”

“除非,人祖再世!”

说罢,眼中精光陡然大盛,背后三把石刀同时出鞘。

这不是真的石刀,而是他的刀意凝形。

但纵然如此,也非常可怕,一下子让虚空都禁锢了,唯有三道刀芒在飞逝。

刀芒没入了石锅,石锅中轰轰轰的震动。

最后,忽然“嘭”的一声,炸裂了。

这件在青麟部落传承了无数年的石锅,化为了碎片。

而碎片中,一头大野牛怪出现了,九百九十九米高的巨大身形,再无阻挡,展露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它的身上,笼罩着一层彩色光幕,如梦似幻。

三刀刀芒砍杀,切割,可总被这道彩色光幕挡住。

肉眼可见,三道刀芒在消失,被那彩色光幕消磨殆尽了。

而彩色光幕也隐匿进了大野牛怪的身体,它浑身鳞片呈紫金色,猩红的眸子里燃烧着火苗,看起来比之前更加威严可怕了。

“哞——”

它仰头一声牛叫,声音震动苍穹。

演武场上,众人骇然后退。

刀祖出手,竟然都无法炼化这头大野牛怪,反倒破裂了石锅,让绝世大药神液彻底毁于一旦。

这一刻,所有人都心痛的滴血。

老祭祀无头身子,呆呆对着地面上碎裂的石锅发愣。

“绝世大药神液,没了!”

“我的希望,断绝了!”

“哎!这都是命啊!”

老祭祀心中悲戚,绝望。

断裂的脖颈处,忽然“biubiubiu”的鲜血飙射,而后腹部发出“啊”的一声大叫,接着整个人“扑通”倒地,生之气彻底消失,生命之火熄灭。

老祭祀,陨落了!

油枯灯灭,他没有等到救命的绝世大药神液。

“不——,老伙计!”老村长悲痛大叫。

“老祭祀!老祭祀!”黑子嚎啕大哭。

以后再也没有人两重一轻的捅他了。

“祭祀啊,你死的好惨啊!死无尸啊!”黑鳞部落的族人,也哭到在地。

虚空中。

刀祖没有理会下方哭成一团的人,眸光灼灼的盯着大野牛怪,瞳孔中闪烁推衍之光。

显然,他在推衍杨守安。

“那种力量,不是你的力量!”

他说出了第一句话,就惊得杨守安心中凛然,牛眼睛射出璀璨的神光,有火苗在燃烧,瞪视着刀祖。

“瞪什么瞪,不是自己的力量,有什么嘚瑟的?!等本祖推衍出这力量的本源,你就死定了!”

刀祖说道。

却发现对面的这头牛的眼睛里,竟然浮现一抹嘲讽的冷笑。

艹!

本祖竟然被一头牛给嘲讽了!

“怎么,你不信本祖可以推衍出这种力量的本源跟脚?!”

刀祖厉喝。

“这个世界上,不管以前,还是未来,除了人祖柳长生,没有我推衍不到的生灵,哪怕他是遁去的一,也不行!”

刀祖无比自信,眼眸里刀意闪烁,推衍之光闪烁。

但陡然,他浑身一颤,眼睛陡然瞪大,仿佛看到了什么无法想象的存在似的,一下子“啊——”的一声大叫。

而后“噗”的一声喷出了大口鲜血。

他遭遇了极尽可怕的反噬!

他是百万年后的一缕印记身,并非实体真人,喷出的血,自然不是真血,而是他这缕印记的本源能量。

霎时间,他的形体变得朦胧模糊,几乎要溃散了去。

地面上。

老村长等人吓得脸色大变,担忧呼唤道:“刀祖,刀祖!”

刀祖身形摇晃,有些颓然和悲戚的道:“原来,天地间除了人祖柳长生,竟然还有第二个让我推衍不出来的存在。”

“大野牛怪,你背后的那人,也是一位王者级天门的至强者吧!”

他询问,看向杨守安的眼睛。

万兽有灵,更别说一只修炼了的大野牛怪。

他相信大野牛怪听得懂。

杨守安心中震撼至极,他一直看不透老祖宗的修为实力,总觉得自己每次修为大进,看老祖宗总是难望其项背。

而今,听到了刀祖的话,他才知道了老祖宗的可怕。

老祖宗,竟然是一位王者级天门的至强者!

不由得,杨守安又是自豪,又是激动,还有一丝狂热的崇拜。

而下面,演武场上。

老村长,黑子和青原等人,听到了刀祖的话,一个个面色大变,一脸匪夷所思的望向了杨守安,眸光变得忌惮,惊惧。

同时,他们心中的疑惑霍然而解。

“怪不得这头大野牛怪血脉天赋如此之高,而且这般命硬,法则无法磨灭,大道神火无法抹杀,原来他的背后,有一尊王者级天门的至强者!”

旁边,丸子心中嫉妒,断裂的脖颈处飙血。

“可恶!该死!”

“一头野牛怪,竟然能抱上王者级天门至强者的大腿,我丸子又骚又飒,竟然背后无人!”

她太嫉妒了,所以腹部发出了声音,让黑子听到了。

黑子转头,大怒道:“丸子,胡说什么呢!”

“谁说我们背后无人,我们的背后,有师尊!”

“你信不信,师尊也是一位王者级天门的至强者!”

丸子闻言,一阵无语。

对于黑子这样的师尊脑残粉,她认为是彻底没救了。

这时候,老村长向着虚空中的刀祖磕头道:“刀祖啊,大野牛怪既然有如此背景,我们青麟部落招惹了它,未来怕是会有大劫啊,该怎么办呢?”

刀祖微微一笑,道:“放心吧,本祖虽然没有推衍出这头牛后面那尊至强者确切的跟脚,却可以断定,此人无法跨界过来。”

说着话,抬头望了一眼浩渺的苍穹,道:“我们这方大荒世界,可不简单啊!”

此言一落,老村长等人都长松了一口气。

刀祖道:“虽然此人过不来,但不能不防。”

说着话,眸光远眺大荒,瞳孔中推衍之光闪烁,同时有无数部落的影子映入他的眼帘。

一眼,看遍了整个世界。

忽然,刀祖笑了,看着大野牛怪,露出了一抹得意的笑容。

“虽然本祖无法杀了你,但本祖却能用你给本祖的部落和后人,换取一桩大机缘!”

杨守安闻言一愣。

老村长却大喜,同时好奇的问道,是什么大机缘。

刀祖道:“本祖已经推衍出,在大荒中心,有一个叫做金鳞部落的势力,气运如龙,未来必将成为大荒第一霸主势力!”

“而这气运,将应在两位即将出生的图腾圣子身上,这两门圣子,一人名叫五海,一人名叫六海。”

“对了,这是乳名,还有大名,分别叫做‘风’和‘云’。”

“金陵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说的就是这两位图腾圣子啊!”

“到时候,大荒无数部落都会前去金鳞部落献礼庆贺。”

“青麟部落可带着这头大野牛怪前去献礼,大野牛怪与那两名即将出生的图腾圣子有千丝万缕的因果牵连,大野牛怪必然会被两位圣子看中。”

“到那时,青麟部落也可趁势崛起……”

ps:求票票,求支持。

另外,明天请个假,休息一天,作者的心肌炎,总是发痛,尤其码字时间一长,心肌劳损,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