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app官网入口下载

话音一落,皇甫贤和颜如玉同时看向叶绯染,眼睛仿佛要喷出火来一般。

叶绯染一定是故意的,啊啊啊……

她明明知道他们都恨死了对方,她竟然还要他们死在一起。

看到这一幕,叶涵伸手摸了摸鼻子,眼底闪过一抹无奈,染儿报仇雪恨的时候也不忘恶趣味一番,真是难为她了。

“染儿,我去看看爹爹。”

叶绯染点了点头,不忘提醒道,“一定要阻止爷爷同情心泛滥。”

“知道了。”

叶涵摆摆手便转身离开,反正这里也不存在什么威胁了。

叶绯染看着叶涵的背影消失在转角才收回视线,看向颜如玉,唇角勾起一抹弧度,笑眯眯地道,“颜如玉,临死前我送一份大礼如何?”

看着叶绯染的笑容,颜如玉只觉得脚底发冷,完全不相信叶绯染会这般好心送她礼物,不过她现在也说不了话,只好睁大眼睛看着叶绯染。

“不要害怕,我是真的打算送大礼,就看要不要了?”

说完,叶绯染的视线落在皇甫贤身上,继续道,“让亲手废了皇甫贤,算不算一份大礼?”

可爱萌女的纯真笑颜尽显淑女味道

听到此话,颜如玉眼睛都瞪直了,眼底的恐惧顷刻间变成喜悦,同时闪过一抹惊讶,似乎想不到叶绯染真的送她一份大礼。

至于皇甫贤则傻了,他没有听错吧,让颜如玉废了他?

不,他不想被废了,而且即使真的要被废,他也不想被颜如玉这个不知廉耻的女人废。

“叶绯染,是故意的。”

叶绯染打了一个响指,“说对了,不过没有奖励,我就是故意的。颜如玉一直想要报复,看在她曾经姓叶的份上,我愿意给她一个机会,们两个人都不要太感谢我哦!”

“叶绯染,不能这样对我,我都已经变成这样了……”

皇甫贤一直大吼大叫,只可惜叶绯染不为所动,她一边用威压压制住皇甫贤,一边把长剑塞到颜如玉手上。

颜如玉看着手上的长剑,有那么一瞬间她想要刺杀叶绯染,只可惜只能想想而已,毕竟她如今只不过是一个废物,不足为惧。

颜如玉忍受住蛊虫吸血的痛苦,慢慢站起来,一步步走向皇甫贤,布满血迹的脸扬起一抹笑容,要多狰狞恐怖就有多狰狞恐怖。

皇甫贤下意识地想要后退,只可惜无能为力。

“……不要过来!”

“颜如玉,我之间好歹也睡过几次,不能废我!”

“叶雨婷,不能这样对我,我之间也曾有过感情,看在我们之间曾经的感情……啊……”

皇甫贤还没说完,杀猪一般的惨叫声响彻天际。

叶绯染看着眼前这一幕,嘴角也狠狠地抽搐了一下,她刚刚的话是不是说得有点歧义?

不过,这也不错,颜如玉做得不错,她都没有想到呢!

皇甫贤双手下意识地捂住腹部以下的位置,痛到脑袋一片空白。

颜如玉依然没有解恨,挥动着长剑把那血肉模糊的东西砍成了肉沫。

“哈哈哈……皇甫贤,想不到也有今日吧!”

叶绯染眨了眨眼睛,默默地移开视线,突然觉得她的手段比颜如玉善良多了,果然是恶人自有恶人磨!

皇甫贤恢复一点理智之后,抬头看着颜如玉,咬牙切齿道,“叶雨婷,有本事现在杀了我。不是恨我吗?不是要报复我吗?最好的办法就是杀了我,杀了我啊!”

“好啊,我现在就杀了,有本事闭上眼睛。”颜如玉一边说一边把长剑伸向皇甫贤胸膛的位置,激动到手都抖了。

皇甫贤盯着颜如玉看了一会,竟然真的乖乖地闭上眼睛。

下一刻,颜如玉的长剑突然变了方向,落在了丹田的位置,长剑也毫不犹豫地插了入去。

“啊……”

皇甫贤再一次发出杀猪一般的惨叫声,但比刚刚凄厉许多。

“……啊……”

颜如玉使尽吃奶的力气不断地搅动,直到皇甫贤身上的灵力散尽,她才一脸高兴地拔出长剑。

“哈哈哈……皇甫贤,我终于报复了,这一种报复我很喜欢。”

说完,颜如玉猛地将长剑挥向自己的脖子,显然是想自杀。

叶绯染又岂会让她得偿所愿,灵力一动,就把长剑躲了回来。

“叶绯染,让我自杀吧!”

叶绯染摇了摇头,“自杀多不好啊,不如我给一个建议吧!和皇甫贤现在都变成一个废物了,不如们两个人互相杀了对方,这一次我保证不会捣乱。”

听到此话,颜如玉和皇甫贤都明显愣了一下,此时此刻他们只想着尽快死去,完全不觉得叶绯染这一个建议有多残忍。

颜如玉和皇甫贤反应过来之后,纷纷扑向对方,使尽全力使尽办法取对方的性命。

皇甫天看着这一幕,颤抖着手指着叶绯染,“魔、魔、魔鬼,是魔鬼!”

“哈哈哈……现在才知道我是魔鬼是不是有点迟了?”

叶绯染眼底一片冰冷,其实她对待他们的方式已经相当温柔了,如果她把前世折磨的办法搬到他们身上,那才是真正的恐怖。

颜如玉和皇甫贤互相厮杀了半个小时之后,两个人终于纷纷咽下最后一口气,他们闭上眼睛那一刻都觉得终于解脱了。

事不宜迟,叶绯染一把兽火把颜如玉、叶雨薇和朱氏烧成了灰烬,谁让蛊虫必须烧成灰烬呢!

本来她不想颜如玉那么快死的,但想想还是算了,不想浪费时间。

紧接着,叶绯染安排人把皇甫天,还有皇甫贤的尸体送去皇宫,交给皇甫泽处理。

嗯——她相信皇甫天接下来还得受尽折磨,心灵上的折磨。

另一边,叶海来到叶长青前面的时候,一直在求情,希望叶长青留他一命。

叶长青看着匍匐着脚边,亲手养大的儿子,心情十分复杂。

过了很久,他才开口说话,声音十分嘶哑。

“海儿,从小到大做的事情我都一清二楚……终究不是亲生的,我也不怨,放心吧,我会留一命,但必须废了的修为。染儿说得对,任何时候都不能放虎归山留后患。”

屋外的叶涵听到此话,停下脚步,没有进去打扰他们。

“父亲,不能这样对我,我好歹也叫了几十年的父亲,不能这么残忍地对我,一直偏心哥哥和姐姐,现在我求,偏心一次我吧!”叶海哭丧着脸哀求道,废了修为还不如让他去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