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直播app

乔轻雪回家就拉着殷凯回房间说话。

笑笑想要跟上去,却被关在门外,气得笑笑直跺脚。

“坏蛋,坏蛋,都是大坏蛋!有了弟弟,都不爱我了。”

笑笑生气跑下楼,佣人赶紧跟着笑笑,笑着安慰她,“我们笑笑公主是姐姐了,就要有姐姐的样子,弟弟那么小,不能吃醋哦。”

“我才没有吃醋呢!”

笑笑小脸一别,气鼓鼓地生闷气。

殷妈妈看了一眼楼上,走过来,沉着脸色,“没规没据,回来也不说一句话,直接回房间!”

“要不是给我们殷家生了两个孩子,才不会接受这么没身份背景的女人进门。”

殷妈妈坐在沙发上,想到平时有交集的几个贵妇,纷纷发来贺喜短信,还要补充一句关于乔轻雪落魄背景的话语。

不是说,殷凯一表人才,怎么能找这样一个老婆进门。

要么就是说,听说之前还做过陪酒女郎,这样的女人,怎么也能接受。

殷妈妈在那些老友面前算是丢尽了脸,但看在孩子面上,看到殷凯自从乔轻雪搬来家里住,高兴的样子,也实在不想再追究这个。

暖暖的模糊

她现在唯独要求,乔轻雪这个女人,能够卑躬屈膝地孝敬她这个婆婆,而不是仗着生了孩子,都要看她的脸色。

“奶奶,在想什么?”笑笑扑到殷妈妈的怀里。

“奶奶在想笑笑,为什么生气。”殷妈妈疼惜抚摸笑笑的长发。

“笑笑没有生气,笑笑就是不开心了。妈咪和爹地,还有奶奶,有了弟弟,就都疏忽我了。”笑笑嘟着小嘴,蓝色的大眼睛里,一片低落。

“笑笑,奶奶还是爱的,只是弟弟身体太弱,又那么小,对他的关心多了一点。在奶奶眼里,笑笑和弟弟一样重要。”

“奶奶真的不是重男轻女?”

“谁对说奶奶重男轻女?”

“幼儿园的小朋友说的!我们几个女孩子在一起聊天,她们也说,家里有了弟弟,都不得宠了。”

“胡说,奶奶最爱我们笑笑。笑笑现在是姐姐了,也要一样爱弟弟。”

“还是奶奶好。”

笑笑搂住殷妈妈的脖子,亲昵地撒娇。

乔轻雪拉着殷凯回了卧房,殷凯盯着松软的大床,眼底一片坏笑。

“轻雪,才生完孩子一个多月。医生说了,剖腹产要禁欲三个月。”

殷凯早就急不可耐了,双手盘在乔轻雪的腰部,身体轻轻靠近过来,眼底情欲满满。

“我不是和说这事,我是想说小宝,别让妈再给孩子捂被子了,都起了一身的疹子,孩子多难受啊,怪不得一直哭闹。”

“好,我会和妈说。”

殷凯吻下来,细碎的吻痕,落在乔轻雪的额头脸颊上。

乔轻雪继续说,“这是大事,真的要办到!那是儿子,殷凯的亲生儿子。”

“我知道,我会说的!那孩子一双蓝眼睛,和笑笑一样,当然是我的亲生儿子。”

“我真不是和开玩笑,别不正经啦,认真一点。”

殷凯还在吻着她,“我现在就很认真。”

“孩子房间那么热,真的要慎重处理!和妈妈好好谈谈,为了孩子的健康,我们多听听专业技师的意见,她不能还继续这么霸道,说一不二。”

“她的意见若是正确的,我们一定都照办,可关键,不是正确的呀。”

殷凯一个劲地点头,只顾着在乔轻雪的身上点火。

俩人一起跌倒在松软的大床上,殷凯忘情地吻了下来,就在即将脱光乔轻雪身上的衣服时,乔轻雪抬手敲了他的头一记。

“我给说的问题,有没有进到脑海里。”

“当然有。”

殷凯又要吻下来,乔轻雪赶紧别开脸,“医生都说了不行。”

“医生没说不让亲。”

“亲的我难受。”

“不亲,我更难受。”

殷凯又吻了下来,俩人都一阵热火焚身,喘着粗气,已经到了难以忍耐的程度。

殷凯厚重喘息着,望着身下的乔轻雪,俊脸蒙上一层烧红。

“轻雪,我轻点。”

“啊?轻点……”

“不同意?我那稍微重那么一点点……”

乔轻雪已经脸颊绯红如血,娇羞万千地低下头,“还是轻点吧。”

“好嘞。”

“咚咚咚。”

不适事宜的敲门声,将一团热火,瞬间熄灭个干干净净。

“阿凯!出来一下。”

门外响起殷妈妈的声音。

“是妈,快点!”乔轻雪赶紧催促殷凯起来。

殷凯实在不想起身,但还是起来,整理一下衣服和头发,乔轻雪也赶紧急忙穿好衣服。

“凯!别忘记我对说的话。”

“什么话?”

“让和妈说的话啊!”

“什么话?”殷凯居然一头雾水。

乔轻雪挥起一拳头,打在殷凯的肩上,“果然只顾着兽欲,我说什么都没听进去!”

“啊啊!想起来了,让我和妈咪说小宝的事。”

“以后我们必须立一条家规。”

“还有家规?”

“再不仔细听完我说话,就不允许……不允许……”乔轻雪努力想惩罚。

“不允许什么?”

“不允许上床!睡沙发。”

殷凯拍拍胸口,长舒口气,“吓死我,还以为不让我下床。”

“!”乔轻雪抓起枕头就砸他。

门外又响起敲门声,还有殷妈妈的催促声。

“阿凯,怎么还不出来!”

“来了,来了。”

“千万要记住和妈说。”乔轻雪不放心叮嘱一声。

“我知道了。”

殷凯出去,殷妈妈还特意向房间里看了一眼,关上门,脸色严肃地对殷凯说。

“阿凯,轻雪刚生完孩子,们要注意分寸。”

“啊?”殷凯一脸懵然。

殷妈妈也有点不好意思了,低声说,“她身上的伤口,还没有完全愈合,不能太……太那个了。”

殷凯明白了,嘻嘻笑起来,搂住殷妈妈的肩膀,“妈咪,还是很关心轻雪的。”

“虽然们还没办婚礼,但毕竟进门了,就是我们殷家的人了。”

“妈咪,我好爱。”殷凯撒娇地抱住殷妈妈。

“少贫嘴了。”

“妈咪,我们小宝贝的事,能不能都交给技师照顾?小宝贝身上,都是热痱子……技师都是专业培训出来的,肯定有经验。”

殷妈妈的脸色,当即垮下来,“是不是乔轻雪给吹枕边风了。”

“妈咪,绝对没有。”

“进去一次房间,出来就说小宝的事。”

“妈咪,我也是关心小宝。”

“小宝是我的孙子,我也是真心疼爱他,我还能害了他!”殷妈妈生气推开殷凯,直接下楼。

殷凯一脸苦涩,只能摇头叹息。

……

席初云和慕容兰的婚期到了。

慕容兰试穿了婚纱,之前按照尺寸的婚纱,竟然在腰部的位置肥了一些出来。

这几天,慕容兰又瘦了。

席初云站在不远处,看着一身雪白婚纱加身的慕容兰,想说点什么,又忍住。

她穿婚纱的样子,真的很美,美得让他一时间别不开眼睛。

设计师急忙说,“慕容小姐,婚纱我们会连夜改好,明天的婚礼,一定保证慕容小姐满意,绝无瑕疵。”

“不用改了,这样也很好,们也不用麻烦了。是我自己瘦了,不是们的问题。”

席初云听见这话,很不高兴。

这一场婚礼,她就这么不重视?婚纱都可以含糊!

“务必将婚纱改到尺寸正好,不容许有一点瑕疵!我席初云的婚礼,誓必完美。”

席初云转身摔门出去,发出很大的声音。

“有病吧,又发脾气。”慕容兰瞪了一眼摔紧的房门。

设计师讪讪笑着,赶紧帮慕容兰换下婚纱,拿去紧急修改。

慕容兰从房间走出来,寻了一圈,没找到席初云,便站在窗口看着外面布置花园的佣人。

这一次婚礼的主题是“甜蜜蜜”,可到处装点的却是一片素白。

慕容兰却不是很开心,她记得,顾若熙喜欢白色,而她自己却是喜欢粉色。

虽然水果都采用的草莓,装饰却不是粉色。

慕容兰心里不是很开心,也没去过多在意,席初云的安排,都由着他好了,反正他们的目的都只有一个,就是让关关幸福。

慕容兰一回头,就看到席初云竟然站在身后不远处,视线阴郁,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

席初云走了过来,步伐很大。

慕容兰的心口一阵小鹿乱撞,还以为席初云走过来,会和她说点什么的,她真的很紧张,他们已经有将近一个月没有说一句话了。

正在心里酝酿,在婚礼之前,是不是应该打破僵局,彼此说点什么,免得婚礼的时候闹尴尬。

可没想到,席初云走过来,却什么话没对她说,丢给她一套首饰,转身就走,反而对不远处的佣人说。

“看看合适不,不合适就赶紧找人去重新订制。”

佣人愣了半天,才赶紧回答,“是少爷。”

慕容兰缓缓将盒子打开,里面竟然是一套十分漂亮的钻石项链和钻石耳坠,款式十分漂亮,钻石也十分耀眼。

而钻石竟然堆叠成草莓的形状,显然是席初云专程找人设计。

慕容兰心头一酸,看着席初云离去的背影,眼角不禁模糊了。